破滅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午後的雷雨,似乎無法冷卻城東廢棄磚房裏熱絡的氣氛,斜眼張嘴裏吆喝著:「下下下!下雨般的下,下完離手!」斑駁的矮腳桌前圍著三五個賭客,每個人都青筋浮凸,緊張的瞪著莊家的骰盅……

城西一隅,古老的青石磚鋪砌的街道上,老翁正使勁的踩著三輪腳踏車沿街叫賣,一面搖動手上的鈴噹,一面嘴裏賣力的喊著:「豆花豆花

要不是十年前的那場車禍,兒子與媳婦雙雙喪命,清水伯也不用重操舊業,獨力撫養唯一的孫子。為了幫忙家計,清水伯的孫子俊賢堅持從日間部轉到夜間部,白天打工以貼補家用。俊賢成績優異,讀完這學期就要大學畢業,想到這裏,清水伯的嘴角不覺上揚,有這麼一個乖巧的金孫,再辛苦也值得了!

昨天晚上,清水伯將這陣子省吃儉用攢下的錢,裝在信封袋裏,給乖孫繳交這學期的註冊費,外頭還寫上「註冊費」三個大字與乖孫的名字,一想到等俊賢畢業後,找份好工作,這十年來的辛勞重擔終於可以放下,清水伯忍不住熱淚盈眶。

城東廢棄磚房裏,依然人聲鼎沸,小三子像一隻鬥敗的公雞一般,悻悻然的將手裡的半截香菸狠狠的丟在地上,嘴裏咒罵著走出矮磚房,掏了掏褲袋,連晚上的飯錢都輸光了!肚子這時又不爭氣的哀鳴著,寂靜的街頭,夕陽西照,石板路上拖著小三子斜長的人影,天空落下淅瀝瀝小雨,彷彿奏著悲曲

下著雨的傍晚,街道顯得冷冷清清,一個行人也沒有,小三子低著頭踱步的向前隅隅而行,突然瞥見前方有一獨行的身影,心中一動,壓低了帽沿快步跟上去,只見一個年輕人肩背著郵差包走在前頭,小三子亦步亦趨的跟在後頭,眼見四下無人,一個箭步衝向前去,抓住年輕人的背包拔腿就跑,年輕人受到突來的驚嚇,死命的抓住背包不肯放手,小三子一急,從夾克口袋掏出彈簧刀,朝年輕人刺去

鮮紅的血不斷地從胸口湧出,彷彿囚犯們得到了自由,爭先恐後的向外奔逃;雨水沖刷著鮮血,沿著石板路的接縫緩緩向四周擴散,年輕人的瞳孔漸漸渙散,抽搐的身體漸漸停止……,散落了一地的書本及文具,不遠處還有一個揉成一團的信封袋,隨著細雨的慢慢落下浸濡,信封袋緩緩展開,上頭隱隱約約的寫著幾個字……俊賢」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堯堯與萱萱的部落格

hica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